地址:嘉善县魏塘镇花园路178号
电话:0573-84024665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博理论 | 正文
嘉善博物馆所藏良渚文化玉器
2011年03月25日    嘉善博物馆 朱殷治

    【摘要】嘉善博物馆藏有一批良渚文化玉器,均为嘉善籍文史大家张天方先生旧藏并由其家属捐献。其中一件相传出自嘉兴双桥的刻符玉琮,是迄今发现的唯一一件有大致明确出土地点的良渚文化刻符玉琮。
    【关键词】嘉兴双桥  良渚文化  玉器  刻符

    嘉善县地处杭嘉湖平原的东端,东与上海接壤,北与江苏苏州为邻。从古文化区域划分的理论看,嘉善属于环太湖地区古文化的区域范畴。这一古文化区在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是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现有的考古调查发掘也证明,嘉善县境内古文化的发展也经历了上述这样一个过程。玉器是良渚文化的重要内涵,目前对良渚文化玉器及其相关课题的研究方兴未艾。近年来,由于在进行嘉善博物馆新馆的陈列工作中,我们对原来收藏于库房中而未见天日的许多珍贵藏品作了全面整理。这里我们将整理过程中发现确认的部分良渚文化玉器公布于众,希望能对良渚文化玉器的研究提供一些新的资料。
    我馆所藏重要的良渚文化玉器仅有璧合琮两类,其中玉璧6件,玉琮2件。下面按藏品号序列介绍如下:
    藏品0378,玉璧。墨绿色,夹灰色斑。对钻孔,孔内壁留有台痕。器中部略厚,边缘略薄,而且不规整。直径13.5、孔径3.4、厚1.2厘米。
    藏品0379,玉璧。墨绿色,夹黄褐色斑。一面平整,另一面留有线切割痕迹,但都经过打磨,外缘不很规整。对钻孔,孔内璧留有台痕。直径14.9、孔径3.9、厚1.2厘米。
    藏品0381,玉璧。现呈深黄褐色,为原收藏过程中把玩而致,原来也应该是与上面所述的玉璧一样呈墨绿色。整器制作比较规整,厚薄较均匀,两面均打磨精致。外缘也比较规整,个别因玉料原因产生的凹缺也打磨精致。对钻孔,孔内壁留有台痕。直径17.2、孔径4.4、厚1.3厘米。
    藏品0382,玉璧。浅灰色。器形规整,厚薄均匀,两面均打磨精致,外缘亦比较规整。中孔为单面钻成。直径16.3、孔径4.8、厚0.65厘米。此件玉璧从造型上看,应是良渚文化的遗物,但目前为止,良渚文化玉器中还少有见到这类玉料。由于客观条件限制,我们还不能对我馆所藏的良渚文化玉器的矿物学成分进行测试分析,把这件玉璧提出来,也是我们不成熟的想法。
    藏品0383,玉璧。现为深黄褐色,与0381玉璧一样,应为原收藏过程中把玩所致,原本的颜色亦为墨绿色。器形比较规整,厚薄还算均匀,两面打磨精致。外缘略有凹缺。对钻孔,孔内壁留有台痕。直径19.5、孔径3.9、厚1.4厘米。
    藏品0411,玉琮。青绿色,夹灰白色斑,器表光泽感较差。高柱体,上大下小,中间对钻孔,孔内壁管钻错位留有台痕。琮表面雕琢十二节简化的神人兽面纹。器高31厘米,上射口宽6.85、下射口宽5.6厘米,上孔径3.6、下孔径3.3厘米。
    藏品0412,玉琮。青绿色,夹灰白斑,器表几无光泽感。高柱体,上大下小,中间对钻孔,孔内壁管钻错位留有台痕。琮表面琢磨十分简化神人兽面纹。器高29.4厘米,上射口宽7.2、下射口宽6.5厘米,上孔径5.1、下孔径5厘米。这件玉琮在上射口的一个侧面,以阴线琢刻月牙形刻符。这个刻符是2005年8月期间,在《崧泽•良渚文化在嘉兴》拍摄工作中,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王明达教授在观摩拍摄嘉善博物馆的良渚文化玉器时发现的[1]
    据档案记载,这批良渚文化玉器原由嘉善籍的文史大家张天方先生(1887-1966)所藏。张天方先生热爱祖国的历史文化,热爱考古,倾心研究古文字,1934年在《上海时报》上曾发表过《淹城考古记》,同时也收藏了许多珍贵文物。张天方先生生前为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1966年逝世后,其家人遵照他的遗愿,将其毕生收藏的文物和古籍捐献给国家。其中部分文物由浙江省博物馆接收并收藏,而大部分文物现由嘉善县博物馆收藏。
    本文上面公布的馆藏良渚文化玉器,为张天方先生生前所藏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这些良渚文化玉器不是传世文物,而为近现代的出土品,它们出自何地值得我们研究。张天方先生在《浙西古迹》[2]这篇论述中,提及其收藏的玉器多购于上海,均传出自嘉兴双桥,同时也谈到了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和民国二十三年(1934)“双桥玉器群之两次发现”。嘉兴双桥遗址出土的良渚文化玉器在解放前被称作“双桥土”,与余杭的“安溪土”成为当年良渚文化玉器的两处重要发现地。按照张天方先生的论述,我馆所藏的良渚文化玉器出自嘉兴双桥遗址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有刻符的良渚文化玉器迄今为止发现的不多,在世界范围内也仅十余件,且大多出土地不是很明确。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高柱形玉琮,其射口部也有刻符[3],其刻符形态与本馆所藏玉琮(藏品0412)上所刻刻符相近。在玉琮上有其他刻符的还有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一件[4]首都博物馆收藏的一件[5]。这些玉琮均为传世品,没有确切的出土地点。嘉善博物馆所藏的这件刻符玉琮有大致明确的出土地点,无疑为这类良渚文化玉器的研究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资料。

 

注释:
[1]王明达:《崧泽•良渚文化在嘉兴》序,浙江摄影出版社,2005年。
[2]政协嘉善县文史委员会编:《文史大家张天方》,《嘉善县文史资料》第十八辑,浙江摄影出版社,2005年。
[3]《中国玉器全集•原始社会卷》,河北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年,图一九三。
[4]同[3],图一九零。
[5]同[3],图一九一。

(朱殷治  作者单位:嘉善博物馆,文章发表于《东方博物》第二十八辑)

嘉善博物馆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嘉善在线  浙ICP备08005684号
博物馆首页 | 博物馆概况 | 馆藏文物 | 物质文化遗产 | 博物馆动态 | 文博研究 | 文物保护 | 联系我们